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梦话·且醉江湖

金陵城外官道上,几驾马车,几名护卫,悠悠地驶向云南方向。

头前里的那驾马车,坐着江左盟的宗主和云南穆王府的郡主。

离了金陵,霓凰率性开口,“昨天讨论了半日,却依旧没什么确切的结果。”

梅长苏笑笑,“人都醉了,只能各自到梦里去寻各自的答案了。”

“兄长倒是很看得开。”

“是梦终空,想明白了,也就醒来了。”

霓凰略一低眉,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梦结束前,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爹娘站在府门前,笑着送我离开。”

“那我呢?”

“你站在我的身边,牵着马,笑意盈盈。”

 

霓凰向梅长苏身边靠了靠,“当我了解赤焰之案与南境的关系之后,才真正明白,想要从那些充满假设、充满诱惑的梦境中脱身,有多难。”

梅长苏握住霓凰的手,“你还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等着我,我如何能不醒来。”

“你是如何区分梦境与现实的?”霓凰有些好奇。

“起初我分不太清,清醒过一次之后,知道有一部分经历只属于梦境。清楚了这点之后,照照镜子就能分清。”语气平静,仿佛一切真的只是如此简单。

“兄长……”醒或梦,假与真,霓凰晓得,只要他去辨,就是在揭自己的伤痕。

“梅长苏和林殊是同一个人,但已分属两个不同的世界。”他看开了,便不想她再为自己伤感。

“那林殊会娶穆霓凰吗?”霓凰抱住了梅长苏的手臂。

轻轻拂过她额边的碎发,“会,一定会,即使他变成了梅长苏,也还是会。”

 

“记得从前母亲跟我说,她年轻时很羡慕传奇故事里的那些江湖侠客,羡慕父亲他们可以离开京城四处去游历,也仰慕父亲那样武艺高强的将门之子。”梅长苏说。

“所以后来长公主便嫁给了林伯父?”霓凰开起了玩笑。

“不,她讲这段话时主要想跟我说明的,是后来,她便给她的独子同将门之女定了亲。”梅长苏一本正经的讲述着这段怎么听都不大靠谱的往事。

“她想你娶个女侠客?”霓凰言语中带着笑意。

“前提在于我也是将门出生。她想我找个志趣相投的妻子,共同面对江湖庙堂中的风风雨雨。”

“我猜你那时候恐怕未能完全领会到她的深意?”

“我只想着成亲后,能带你游历江湖。”

“与你一起,哪里都是好的。”

 

“我们先回云南,等过了年,就去抚仙湖游览。”霓凰倚在梅长苏怀里,数念着离京后的行程安排。

梅长苏把玩着霓凰的发梢,“然后绕道凤栖沟,再走沱江,游小灵峡。”

“最后回廊州。”霓凰说。

“对,最后回廊州。”梅长苏又重复了一遍。

“你把蔺少阁主的计划全调了个,还公然带上家眷打击他,他就不生你的气?”蔺晨定好的计划,早在出征前霓凰就从梅长苏那里全部知晓了。梅长苏要带她,也是一早就打算好了的。

梅长苏轻笑一声,“他关心的是游山玩水,哪有空跟我生气。”

“那飞流呢?”霓凰坐起了身。

“他只要跟在我的身边,就会高兴。”

“那他喜欢你选的这个妻子吗?”

“你可以自己问问他。”

 

霓凰掀开马车侧面的帘子,对着外面棕色马背上的飞流,先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飞流,咱们一起甩开了水牛,你说好玩吗?”

一路上闷闷的,听人有人叫自己,飞流立时来了兴趣,朝马车里高声回了一句:“好玩。”

梅长苏在车中抿嘴偷笑。

“兄长笑什么?”霓凰不解。

“好多年没听你叫他水牛了。”每每林殊想到些什么有趣的点子,霓凰总会跟在后面附和。小时候如此,定亲后更是如此。后来他回京谋划,她猜出他的身份,她无条件支持他,还是如此。

“我怎么听说有人跟水牛说,这个称呼是从我这里听来的。”旅途漫长,找点事调侃一下倒也不错。

“他无意中从飞流那里听到我私下对他的称呼,没办法,总得找个合适的理由搪塞过去。”

“拿我做挡箭牌你觉得合适吗?”

“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还不合适吗?”

“水牛那直脾气,居然没找我求证,还真是反常。”

“三十多岁的亲王,拿自己外号的事,找军功赫赫的郡主去求证,这事他干不出来。”

“难怪景琰一直被兄长骗得死死的。”

“我耍了他十多年,他被我耍了十多年,大概彼此都习以为常了吧。”

“对了,你这么爱给人起外号,有没有私下里也给我起过外号啊?”

“有啊。”

“是什么呢?”

“当然是‘娘子’啊。”

 

“飞流,你喜欢霓凰姐姐吗?”见霓凰害羞,梅长苏替她问了出来。

“喜欢。”飞流答。

“为什么喜欢啊?”梅长苏又问。

“漂亮,好吃的,苏哥哥喜欢。”

“这句话里歧义可真不少。”霓凰笑言。

“飞流,以后改叫‘霓凰嫂嫂’好不好啊?”梅长苏说。

“啊?”飞流不解。

“啊什么啊?”梅长苏回了一句。

“哦,嫂嫂。”飞流说。

“兄长就是这样教小孩子的吗?”梅长苏和飞流的交流方式,每次都能叫旁边人大开眼界。

 

“飞流,你苏哥哥要去云南了,你和蔺晨哥哥一起回琅琊山吧。”蔺晨骑着匹枣红色壮马,悠然地吹着风。

“不要。”飞流回绝地干脆利落。

“蔺晨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飞流意味深长地打量了蔺晨一眼,“不要”。

车外时不时传来蔺晨、飞流的打闹之声,霓凰看了会,又将目光收回到梅长苏身上。

“从此江湖路远,你可喜欢?”梅长苏问。

“此后远离朝局,你可心甘?”一句反问,答案已在不言之中。

“原本还期望着能借长苏的势,在新朝耀武扬威一番。”车外的蔺晨忽然喊了一句。

“你把他的行踪卖给萧景琰,也能赚得盆满钵满。”霓凰说。

“真的?”蔺晨略显激动。

“如果你真的想入朝,可以试试。”梅长苏说。

“算了,朝廷规矩多,还是江湖自在。”蔺晨一拍马,悠然前行。

“兄长,你觉得什么是江湖?”

“远离庙堂,自成规矩。时而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时而侠肝义胆、惺惺相惜。一时声名鹊起,一时堕入尘泥。能隐藏得了出身,但别指望忘不掉前尘。”

“哪有那么复杂。”蔺晨拖着懒散的腔调,“江湖,就是江和湖。”

“什么意思?”霓凰不解。

“水深。”飞流说。

 

最后一次催眠治疗时,蔺晨对梅长苏做了一些测试。

“你是谁?”蔺晨问。

“林殊。”梅长苏答。

“你不是叫梅长苏吗?”蔺晨故意引导。

“梅长苏就是林殊。”语气平和,似是心如止水。

“那林殊也是梅长苏喽?”蔺晨继续试探。

“或许吧。不,又好像不是。”梅长苏回答道。

“到底是不是?”蔺晨追问道。

“就算,是吧。”承认地有些无奈,却又一派坦然。

“你终于肯承认你是梅长苏了。”蔺晨舒了口气。

“我什么时候没承认过?”梅长苏反问。

蔺晨有点怀疑,这家伙是真的被催眠了吗?“嗯……在你一本正经地跟人说你叫苏哲的时候。”

“江左梅郎是什么意思?”蔺晨随便加了个问题。

“就是江左没有狼啊。”梅长苏说。

“认真点。”蔺晨被这答案搞得哭笑不得,“这四个字,你能想到什么、看到什么?”

“江左岸,一树梅花,一个人。”梅长苏又换了个答案。

“谁?”蔺晨问。

“我在等的人。”梅长苏说。

“然后呢?”

梅长苏睁开双眼,“这不是故事,只是场景。”

“然后呢?”

“还需要什么然后。”


正文·完,番外敬请期待。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