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梦话·番外一·驿寄梅花

梦话番外,宫羽篇。苏凰终成眷侣,给这个局外人,也交待一下结局。

============================================


大抵所有人都忘了,还有我这样一个人吧。我从梅岭赶到云南,从云南奔赴廊州,我为一个人送信,为一个人奔丧,却在告别他之后,再无他的消息。

我见到的那些人,没有人能准确的告诉我他的去向,甚至没有人能告诉我,他如今是死是活。

其实也很好。

这种不确定的样子,还能让我再保留一丝念想。

他是这江湖中最响当当的人物,江湖远大,他可以遁于每一处,活在每一处。

我本不该有这些贪念,除了传信,他没有再留任何多余的话给我。也是不想与我,再有任何一丝的牵绊。

他的每一丝和善里,都藏着无比的坚定。心有所属的人,不会对旁的风景,再有半分的留恋。

我牵着马,走在毫无他音信的江湖。怅然间,不知该去向何方。

 

戏台上唱着王侯将相,他本应该过那样的生活。书场里说着江湖轶事,正到高潮,却惊堂木起,拍案再续。酒楼里唱着南腔北调,伴着丝竹旋律,恍若间,想起从前在金陵的日子。风花雪月,嘈嘈切切,宾朋看尽,猛然忆起,金陵里,有他的故旧新交,也有诚心待过我的人。

去金陵吧,如果整个江湖都没有他的音讯,除了琅琊阁,也唯有金陵,还会有二三知情之人。

我拍着马,却总也走不太快。想了很久才明白,他不想再与我相见,也不想再让我知晓他的踪迹。

他可以掌控整个江湖,却只有一人能得他忠心辅佐,一人能与他长相厮守。

我从不知,自己是否能配得上他。他有他的野心,而我,只想助他、护他,守在他的身边,抚琴吹笛,伴他一世。他需要一个懂他照料他的人,但那人,未必是我。也许在他的心里,从来都不曾是我。

一路行着,一路也想了许多。不再奢望和宗主能有什么结果,只是见他一面,或者哪怕只是一个确切的消息,知道他如今安好,便也就足够了。

 

金陵城里气象一新,曾经待了十多年的城,恍若间,都有些陌生了。

我恼他骗我,却不敢怨,更没有恨。对于他为我安排好的归宿,我并不全然满意,但也就这般接受了。

能被他当做朋友的人并不多,这样的人,总还是值得信赖的。

又是一年上元,那年他到妙音坊听我弹曲时,也是在上元佳节。云南气候和暖,想来对他的身体是有好处的。哦,我忘了,他的朋友们说他的病已不碍事,也不像从前那般畏寒了。

驿馆里的梅花开了,我对他的喜好知之甚少,只记得十三先生从前说过,宗主很喜欢梅花。

金陵的故人想寄些特产给他们夫妇,我托他们也替我捎了封信。此生缘浅,能与他相识,做他下属,得他照拂,便就是我与他仅有的一点交织。他已成婚,我不敢再打扰,也不想再有任何的牵绊。有痴心人候我,总该是得珍惜才好。

 

金陵寒梅开,折花寄洱海。

我已觅良人,公子勿挂怀。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