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欢乐颂X伪装者】【小段子】关雎尔和她的阿诚舅舅(二十六)

136.周六早上,关雎尔睡了个懒觉,下楼时,只有三个舅舅在家。母亲有个商业活动要参加,父亲……小关不记得父亲有说过自己周末的安排。

阿香不在,阿诚在厨房里忙碌。早餐桌上,小关问起了父亲的去向。

小关:爸爸最近总是很忙,我以为他留在上海,就能多陪陪我和妈妈。他在湖南时是校长,到了上海只是一个教员。为什么一个教员会如此之忙?

明楼:谁说教员就不忙了,除了讲课还要备课,除了备课还要批改作业。在脑力工作里,教师几乎是最辛苦的职业。

小关:可我每次回家都是周末,为何周末也总不见他人?

明台:记得我上学那会儿,老师也经常在周末带我们到附近的郊外去采风。周末不在家很正常的,只是姐夫忘记同你说了。

小关若有所思:是这样。

明台:我买了今天的两张电影票,恰巧安迪打电话请我去看话剧。电影票就送你好了,今天下午,最新的电影,叫上阿诚哥一起去看。

小关接过票:谢谢小舅。


137.吃过早餐,关雎尔回房间看书。三个舅舅钻进小祠堂里开他们的秘密会议。

明楼:今天多亏了明台,我差点不知道该如何搪塞过去。

阿诚:我们就打算一直这样瞒着她吗?

明台:老师是小关最敬重的人,若让她知道老师的真实工作,知道老师所做的事情与她的理想背道而驰,我真不知她该如何接受。

明楼:毒蜂也是,告诉过他多次,再大的事,一定要先把家里面安抚好。真不想替他再做这种收尾工作。

明台:小关是不是起疑心了?

阿诚:我想应该没有。

明楼:小关那里,阿诚多注意着些。她想参加话剧社活动,可以。但学运和学联的事情,别让她参与。毒蜂的事,等大姐回来我会更她好好聊聊。

阿诚:明白。

明楼:行动处最近的动作有点大啊。

明台:毒蜂在查学运和地下党。

阿诚:咱们情报处一点斩获都没有,是不是太……

明楼:毒蜂爱立功,那就由他去吧。让咱们的人小心点,收敛行迹。

阿诚:明白。这种时候,在家里开会反而自由了很多。

明台:这就叫‘灯下黑’。


138.傍晚时分,老关回到明公馆。

老关:小关雎呢?我记得这周五阿诚把她接回来了。

明镜:和阿诚看电影去了。

老关:看电影好啊,谈谈恋爱、压压马路,比跟着亲共学生瞎胡闹好。

明镜:小关今天问到你了。明楼来告诉我的,小关问,为何最近周末你总不在家。

老关:明楼怎么答的?

明镜:你是怎么想的?既然不想让小关知道,就要让她安下心来。

老关:我……最近线报很多。我们这种工作,哪里有周末。线索来了,不追,就没机会了。

明镜:罢了。明台说你领学生到郊外采风,你想好在丫头面前如何措辞,别说漏嘴。

老关:晓得了。镜镜,别生气,好不好?

明镜:该生气的不是我。她若知道真相,知道你们几个一天天都在干些什么,她该如何自处。

老关:保护她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别让她知道。

明镜:你从前带走明台时可不是这种态度。

老关:我承认,人都有软肋,也都是偏心的。只希望全家人的偏爱,能护她安好。


139.明楼回到公馆时,家里黑着灯,空无一人。

阿香家里人生病,回家去了。阿诚和小关出去看电影,明台和安迪去看话剧,大姐不在,疯子姐夫也没回来。

明楼感觉到深深的寂寞之感。思考片刻后,转身锁上门。这个家里,厨艺最差的就是明楼。现在,一个会做饭的都不在。明楼心想,哪怕留个会煮面的明台也行。

八点半左右,几组人陆陆续续回了公馆。阿香不在,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携伴侣去外面吃晚饭。

阿诚:家里没人,我们在外面吃了饭还是很明智的。

小关:八点多了,爸爸还没回来吗?

阿诚心里也没底,只是不得不编些话安抚小关:大姐的活动到不了这么晚,姐夫一定是和大姐一起出去了。

明台哼着小曲回到家:咦,大哥还没回来?

老关和明镜一同进门,皆是着盛装。小关感觉已经很久没见过父亲穿得如此隆重。阿诚笑笑,庆幸自己的瞎话居然蒙对了。

明镜:阿诚,你大哥今天有约吗?

在场的几人面面相觑。

阿诚幽幽地说:日程上没安排。不过,大哥不会做饭。


140.九点十多分,明楼才回到公馆。

明镜和明台在各自的房间,阿诚和小关占着明楼的书房,从楼上传来阵阵小提琴声。

客厅里,老关坐在沙发上,似是在等待明楼。

明楼:哟,意大利的手工西服,我还以为得等到外甥女结婚才能再见到你穿。

老关:请送这套西服给我的人一起出门吃了个晚饭。

明楼:在你心里,居然还有如此的温情。

老关:我也是人。

明楼:虽然是个疯子。

老关:今天早晨的事,明台同我说了。

明楼:若想继续瞒她,就把谎编圆一点,别让她胡思乱想。

老关:她始终以为,她的父亲是一个校长,一个教员。

明楼:只不过你会教一些你女儿未必能接受的了的科目。

老关:这种错误,以后不会再犯了。编排日程、安抚家人、隐瞒踪迹、迷惑敌人,这原也是一项基本技能。

老关眼神里温和的部分转瞬即逝,很快,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清。明楼冷眼看着这一切,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是友更是敌的人。

老关走到留声机前,将唱针放置在黑胶唱片上。喇叭里咿咿呀呀的唱着明镜最爱的曲子,“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老关:最近共党活动猖獗,你们的情报工作,也要尽快跟上来。

明楼:我不是给过你消息了。

老关:你的消息准是准,但毫无价值。

明楼:价值在于你怎么使用。

老关:做一个奸商,我当然比不上你。

明楼:你在质疑我的生意?

楼上的提琴声停了。

老关:我不同你争论了,但你最好能尽快提供值钱的货出来。

明楼:货的事可由不得我,这是要看运气的。

老关os:无良蟒。

明楼os:羊角蜂。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