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伪装者现代AU】明则诚矣(愚人番外)

明则诚矣(番外二)我本愚人


1.听人说,有情人的过情人节,有敌人的过敌人节(狄怀英乱入),什么都没有的,就只能过愚人节了。

波澜不惊的生活里缺少趣味,只能愚以自娱。

大哥说,共产党员、人民公仆,是不过愚人节的。

也是,面对工作,面对群众,不能戏弄,不能敷衍,更不能出半点差错。

身处特殊岗位,别说娱乐,如遇紧急状况,就连休假,都是一种奢侈。

一切不以放假为目的的节日,都难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

不过,无论是什么主题、什么目的、什么画风的节日,一回到家里,就是另一副样子。

家里有即使不过节也会关心你终身大事的大姐,永远能让你在不开心时开心、开心时闹心的明台,无论哪天回去饭菜都做的美味可口的阿香,和无论什么节日只负责应景不负责干活的大哥。

还有,就是只要能回家,就觉得高兴的我。


2.三月的最后几天。

朋友圈里有人发了张图,上面写着:单位真可爱,傻傻地以为我们不知道周六愚人节,通知我们要上班,我才不会上当呢!

嗯,愚人节在周六,为了给清明节调假,于是还得上班。

“明楼,我让公司从一号开始放假,你把手头的事安排一下,咱们可以提前回苏州。”大姐嫌调假麻烦,索性让公司的清明假期从周六开始,多排了一天假期。

“分公司可比不了总部,最近刚刚接手了一项业务,提前一天放假,各部门都需要协调,怕是不太合适。再说,您让我告诉员工愚人节不用上班,怕是没有人信的。”周六局里不放假,大哥只好拿公司来做挡箭牌。

“你是分公司的负责人,说话就这样没有威信?”大姐不明所以。

“不是没有威信,是没人相信大哥会给他们提前放假,更别说还处在愚人节这个时间。”我解释道。

“我都忘记愚人节这码事了。”大哥笑着说。

“今年明台不在,家里估计没什么节目了。”大姐说。


3.局里的工作还是照常,赶上快放假,气氛比往日活跃了一点。连上六天班,没有人敢抱怨,也没有人敢倦怠。

“今天是愚人节,师哥你敢不敢说一句你爱我?”汪曼春过来交一份文件,事办完后,替大哥的茶杯里加满水,然后调笑着坐到了他的身边。

“不敢。”大哥还是一贯的语气。

“为什么啊?这儿又不是你家里。”

“因为今天是愚人节。”大哥说完后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讨厌。”汪曼春捶了大哥一把。

“在这种日子里说下的情话,堪称是‘薛定谔的表白’啊。”大哥说。

“你可能明天会娶我,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娶我。”汪曼春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来,“算了,明天根本没有可能,我在瞎想什么。”

“我爱你。”大哥说。

汪曼春笑了,手掌轻轻捂住了大哥的嘴,“你打开了盒子,猫就只能为你而死了。”


4.因为要放三天假,下班前要赶着处理完手头的事。到家比平常晚了一些,满桌子的菜,让我突然忍不住思索了一下,愚人节到底是什么重要节日来着。

大姐从楼上下来,身后跟着的……居然是王天风!还有明台和于曼丽!这……这是什么情况,愚人节的恶作剧?不,按正常来讲,这应该叫惊喜才对。

“你们两个回来了,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明台的女朋友,于曼丽小姐。”大姐向我们介绍了新来的客人,然后招呼众人落座。疯子是老熟人了,大哥虽然吃惊,但这样的场合下,还是不好正面去问些什么。

“你怎么突然回家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饭桌上,大哥对明台嗔怪。

“学校和北京的高校搞一个活动,我借着这个机会就回来了。提前告诉你多没意思,那就看不到你这么惊讶的表情了。”明台说。

“大姐邀请了王先生?”大哥问。

“他是于小姐家的亲戚,今天陪她一起来的。”大姐说。

“真是好巧。”大哥说。要论编些台面上的瞎话,这个家里谁也不会输给谁。

“阿诚今年多大了?”王天风突然问。

“27。”我心里感觉有些不妙。

“也该找个合适的人成个家了。”大姐说。

“大姐,我工作忙,还顾不上考虑这些。”我还是一贯的回应。

不是没有遇见过喜欢的人,奈何最后有缘无分。不是不想找一个伴侣共度余生,只是成家就意味着我要离开明家,去组建自己的新家庭。见惯了生离死别,很清楚没有谁能永远离不开谁。组建一个新的温暖的家庭,我真里毫无自信。要离开这个能让自己心安的地方,我内心中只有抗拒。

“在结婚这件事情上,明楼没做了个好榜样,我也是。”大姐颇为无奈地说。

“你已经在改进了。”王天风说。

我和大哥不约而同地看了大姐和王天风一眼,然后低下头默默吃饭。

大姐时不时地给明台和于曼丽夹个菜,看起来,见了本人后,她对这个未来的弟媳更加满意了。

“于小姐和明台是怎么认识的?”大哥问。

“我们是同学,一个专业的。您太客气了,叫我曼丽就好。”于曼丽说。

“外出野营的时候互相熟悉的,算是不打不相识。”明台补充说。

“不打不相识,确实也算。不过那可不赖我,谁叫你在不该出现的时间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场合。”提起往事,于曼丽的眼中带着笑意,不似面对男朋友的家人时表现的那样拘谨。

“文科类专业,对于男孩子寻求目标来说还是很不错的。”王天风说。

话本身是对的,但一联系明台的真实情况就是瞎的。

“我记得阿诚哥在法国学得是文科专业来着。”明台说。

“在国外读书,隔着人种的偏见和文化的差异,几率就不剩多少。”我回应。

这一顿饭,明台出奇地没有做任何恶作剧,大概是领了女朋友,还有客人在场的缘故。小的时候,若实在没什么乐子可寻,他宁肯在我们的汤里倒些芥末,也要在愚人节这一天有所建树。

人总是会成熟的,这种改变有时需要一个特别的契机。家里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所追寻的东西,而我,我最愚钝,我只想做好工作,然后,吃着晚饭,一家人,有说有笑。偶尔被戏弄一下,倒也无妨,因为深知开玩笑的人是可靠且无害的。

我本愚人,所谓干练与世故,本非我的擅长。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