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欢乐颂X伪装者】【小段子】关雎尔和她的阿诚舅舅(二十八)

146.花盆放好,撤离现场。

小关:要如何查找叛徒,你有主意是不是?

阿诚:我的任务是保护你安全离开。

小关:不揪出叛徒,我和其他同学就没有真正的安全。

阿诚:这不是你的任务,会有人负责找出叛徒的。

小关: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阿诚:关于哪方面的?

小关:你到底……是不是……?

阿诚:明天你去问安迪吧,我现在给你任何答案,你都没有判断的依据。

小关:我……我很想相信你,我很想听你亲口说。

阿诚:我的身份很复杂,三两句话解释不清。我也不确定你是否能完全接受?

小关:你不只是政府的职员,是吗?我只想知道我想知道的那部分,其他的与我无关。

阿诚:你可以相信我。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小关露出微笑:明白。

阿诚:明天去找安迪求证一下,现在的形势下,不要随便相信人。

小关:是你说我可以相信你的。好吧,我知道,我知道。

小关张开胳膊,从侧面给了阿诚一个大大的拥抱

阿诚:开车呢正。


147.傍晚,明公馆书房,老关约谈明楼。

老关:我有些事想和你谈谈。

明楼:好啊。

老关:你知道,我们处今天下午有个抓捕共党分子和亲共学生的行动。

明楼:我听说了。

老关:行动失败了,一无所获,所有相关人员全跑光了。

明楼:你们的情报来源准吗?

老关:我们手里有一个转投了我们的学生干部,不过他不是复旦的,对复旦的学运组织情况并不足够了解,今天,他才要和那些其他学校的代表们第一次见面。

明楼:你专门提到复旦,是什么意思?

老关:他交给我们的情报当中,有一些各校学生们手抄的共产党宣传材料。这些东西本来没什么价值,我也只是随手一翻。

明楼:可是呢?

老关掏出一份手抄材料:我太熟悉她的字迹了,过去许多年里我们常常通信。青年学生,思想激进,我也年轻过,我明白。

明楼看了一眼材料:你想怎么做?

老关:这件事没有直接证据,这份材料,我也不可能让任何人以任何手段追查下去。我也是有软肋的,无论我在外面怎样杀伐决断,我都希望,所有的风波都远离这个家,远离我的家人。

明楼:想让我帮你什么?

老关:送她离开,美国、英国、法国,或者香港也行,远离这些纷争。

明楼:那……

老关:让阿诚和她一起走。


148.明楼脑子里把事情前前后后过了一遍,确定这不是个陷阱,然后,把阿诚离开的得失细细评估了一下。

明楼:要找个什么理由才好?

老关:让阿诚出国,她在乎他,会一起跟出去的。

明楼:阿诚更需要理由啊。对了,我想起来驻法使馆好像要招一个懂法语的武官。

明楼想了想,去法国是最合适的。

老关:阿诚懂啊,还在巴黎留过学。让他去,让他去。

明楼:行,我去跟他说一声,然后运作一下。让宝贝女儿出国,你真舍得啊?

老关:舍不得。

明楼:你居然默许了她和阿诚的关系,真是不容易。

老关:闭嘴行不行啊?


149.晚饭后,明公馆小祠堂里,明家三兄弟开着秘密会议。

明台:半天时间,事情的发展已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明楼:其实我们早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现在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小关没有出事,也没有撞破他父亲的真实身份。她还小,没有斗争经验。如果她卷入政治的漩涡,就会面临家庭关系的破裂。所以,我情愿接受毒蜂的建议。

阿诚:我不想当逃兵,关关也不会愿意。

明楼:还记得烟缸和那条红色交通线吗?

阿诚点点头。

明楼:不要以为去了巴黎就能轻松,烟缸曾经的工作,就是你们今后的任务。

阿诚:我们?

明楼:她猜到了你的立场,你也向她似是而非的透露了身份。让她帮你吧,什么工作都不交给她,她不会乖乖出国的。

阿诚:我走了,上海这边怎么办?

明楼:我会考虑和毒蜂谈判,让明台接替你的工作。

阿诚:情报工作是没问题,但副官和秘书的工作,明台可干不来。

明楼:慢慢调教吧,实在不行,把一部分工作交给夜莺。


150.出国这件事,在通知关雎尔之前,先要通知明镜。这个任务落在了明楼身上。

明镜: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明楼:没什么啊,就是使馆那边想把阿诚借调几年,我想着您不也正好想让小关出国。

明镜:重点是小关,对吗?她和什么人走得近,还是说她快要接近什么真相了?我是她妈妈,我需要知道你想送走她的原因。

明楼:她是个年轻学生,您也知道……

明镜:她参加了学生们的那些活动,她父亲知道了?

明楼:差不多吧。

明镜:我一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对学生们的活动那样忌惮。

明楼:因为知识青年代表着这个国家的未来,他们害怕未来无法掌握在自己手里。

明镜:是害怕学生支持共产党吧?他也害怕了,害怕女儿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害怕让女儿知道他的形象不过是伪装出来的。

明楼:小关面对的危险是真的,老关担心她,回避她,也是真的。

明镜:等小关出了国,让阿诚告诉她吧。

明楼:大姐!

明镜:她该长大了。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