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小记·靖府梅香

花期如约至,

故人葬苍山。

雪中忆旧事,

折梅祭堂前。

 

下雪了,无端的想起了去年下雪天的那一场争吵。书房正对着的那一条走廊上,再也没有那一个熟悉的身影了。

早上侍女们拿来几只梅花,园子里的梅花,可是开了?

靖王府易名东宫,府邸却还是原来的那一座。这里有太多从前的记忆,祁王兄,小殊……那些或灿烂或隐忍,或明媚或悲伤的旧日时光。

萧景琰:战英,府中的梅花可是开了?

列战英:开了,约莫是昨日晚间开的。今年的梅花开的特别的好,殿下要去看看吗?

萧景琰:花开了,自然是要去看的。前两年被事务缠身,等到闲下来时,花都已经不剩多少了。

列战英强忍着笑:殿下当真不知园中的花为何不剩多少吗?

萧景琰: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玄机不成吗?

列战英:玄机谈不上,殿下可曾在隔壁苏宅那里见到过他们摆放着的梅花?

苏宅二字触动了萧景琰的心绪。

萧景琰:见过,我总不记得花时,前两年还是在苏宅见了梅花,方知花期已到。也不知苏宅的花是在哪里买的,比我这花园里的不知强了多少。

列战英:苏宅里的那位飞流小哥,是个爱甜食爱花草的率性之人。苏宅的那位主人宠他,咱们府上的庭生公子也喜欢他。就连殿下,常常也被会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但要说谁最头疼那位小哥,当属咱们府上的花匠。

萧景琰:你是说,苏宅的梅花是从咱们这里来的?

列战英:苏宅与咱们仅一墙之隔,那飞流小哥又轻功了得,从那边飞过来再飞回去,根本用不了片刻。

萧景琰:今年无人折花了,想必园子里的花开得很好吧。

列战英知晓太子心中的痛处,只低低的回了一个“是”。

萧景琰:我记得,林家的人都很爱梅花。祁王兄的生母宸妃,晋阳姑姑,还有小殊,他们都喜欢梅花。从前兴建王府的时候,母妃让我在府里种上几株梅树,说是这样的话即使冬日漫漫,也不会觉得寂寞。那时的我根本不知孤单寂寞为何物,想着有兄长、有好友在,何来寂寞。多年之后,他们都已不在我的身边了。

列战英不知如何劝慰太子殿下,只好静立一旁,保持沉默。

萧景琰:你说小殊的化名以梅为姓,用意何在呢?

列战英:梅花、梅岭。

萧景琰:是啊,他本是爱梅之人,最后却葬在以梅为名的山上。折两枝梅花,去林氏宗祠。

 

林氏宗祠里,林殊的牌位之下早已供奉着几枝梅花。萧景琰认得那装花的瓶子,是苏宅里的。看来有人已经先他来过,看来自己的这位好友,还是被人记挂着的。

 

一夜大雪,梅香满园。梦中故友踏雪而来,围炉把盏,谈笑如旧。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