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三十六·完结章)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341.电报传至维也纳,王天风读罢,不由得面露喜色。

明镜:如何?

王天风:有喜有忧,你想先听什么。

明镜:只要家里的几个孩子都没出什么大事,就先说好消息。

王天风:那就先说好消息。你听过世说新语里的故事吗?谢安与客下棋,谢玄从淝水战场寄回家信。谢安看信后不说话,过了一会才凑近棋局继续下棋。客人问他仗打得怎么样,他只回答了一句……

明镜:小儿辈大破贼!

王天风:对,小儿辈大破贼!

明镜:看起来,我们家的孩子,都挺成器的。

王天风:那是,我亲自挑选的学生,自然不会差了。

明镜:嗯?

王天风:当然,我能有这么好的学生,也全都是因为镜镜你管教有方。

明镜:这还差不多。

王天风:好消息就是,我们制定的计划很成功,日本人在第三战场上吃了大亏,桂姨也死了,明楼把这件事里的各种责任都推到了她的身上。

明镜:孩子们没事,可也没有提到汪曼春。看起来,坏消息是关于她的了。

王天风:你猜对了,算是个不好不坏的消息。汪曼春被桂姨一枪打中了头部,没死,成植物人了。明楼现在一直在照顾着她。

明镜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也许这样也好,明楼是个重情义的人,像这样既不照成麻烦,又不绝情,还能留点念想,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

王天风:你弟弟守着个活死人,你就不着急?

明镜:他娶不娶妻,延不延续血脉,这个问题上我早就看开了。从前一直觉得,他只要别娶那个仇家女就行了。不指望他了,反正还有明台和阿诚,他俩谁帮我添个侄子都行。


342.明台的伤势已接近痊愈。他搬到了黎叔的住处,那个他小时候和母亲一起待过的小院。这一日黎叔传信给他和曼丽,要他们两人第二日去见上海地下党组织的负责人。

见面地点选在一处高楼的楼顶,曼丽和明台上到顶层时,看到了守在那里的明诚。明台对一切都了然于心,曼丽则是心下疑惑。不过她和明台加入中共的事情阿诚哥是知道的,现在是国共合作,阿诚哥和黎叔私交又很不错。

阿诚:来了。

曼丽:阿诚哥。

阿诚:上面有人在等你们。

不,这些理由听起来都挺有道理,但都站不住脚。带着疑惑,曼丽跟着明台,从顶层的入口走到了大楼的另一边。

一人背对着他们站立,背影有些莫名的熟悉。深灰色的羊毛呢外套,伟岸的背影,像是某个经常能见到的人。等等,能让阿诚哥像个保镖一样守在外面的,还会是谁呢?

那人回过头来,曼丽吃惊地叫声“大哥”。此人正是明楼。

曼丽:大哥,怎么是你?

明楼:怎么就不能是我?

曼丽:你不是我们两个在军统上海站的领导吗?

明楼:是啊,死间计划中你们两个功勋卓著,我代表上峰对你们表示嘉奖。

曼丽看了看明台,又带着怀疑的眼神看向了明楼。应该没走错地方啊,可他们来这里要见的是中共上海地下党的负责人,怎么会是军统的毒蛇等在这里?信息到底是如何产生错位的呢?

明楼:就快要离开上海了,你们两个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明台&曼丽:大哥你好自为之。

明楼:大姐离开上海了,现在又轮到了你们。等哪天阿诚也走了,我就只能守着我的未婚妻,孤孤单单的过下去了。

曼丽:大姐与我们两个都是为了避祸才要离开,大哥也不必太过伤感。

明楼:现在情况有变,重庆只是你们的中转站,你们的最终目的地改为了北平。


343.曼丽又看了看明台,军统的方面的任务有变,那共产党方面的又该怎么办?

明楼:军统希望你们以叛逃特工的身份打入共产党,成为楔入共产党内部的一颗钉子。

曼丽:是在为战后做准备吗?

明楼:战争前、战争中,以及将来战争结束之后,这两方的明争暗斗一直都没有停过,估计直到一方正真把另一方消灭并融合,实现了自己全部的政治理想,这种争斗才会停下。

曼丽觉得,政治理想这种词,好像不太像一个军统的老特务会说的。想起之前对大哥共产党身份的怀疑,难道今天要来见的人,根本就是大哥。

明楼:请问,你带烟了吗?

明台:对不起,我刚刚戒烟。

那是昨晚黎叔通知的接头暗号,曼丽不由地后退了一步,大哥真的是中共,等等,他是中共在上海的地下党负责人?真的是他,果然是他!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总是他?看着明台神色自若的样子,他是怎么做到如此处变不惊的?

曼丽:大哥,你真的是中共?

明楼:你不是早就猜出来了吗?

曼丽:可我没有想到你真的是。

明楼:我说过,在上海你所能猜得到的组织,我都有参与。我现在代表中共上海地下党情报小组领导跟你们两个讲话。

曼丽:等等,你是新政府特务委员会的副主任?

明楼:是。

曼丽:你是财政部经济司的财政顾问?

明楼:是。

曼丽:你是军统上海站情报科的科长?

明楼:是。

曼丽:现在你告诉我,你还是中共上海地下党情报小组的负责人?

明楼:没错。

曼丽:这几者之间的联系究竟在哪里?你到底是如何将大多数人都蒙骗了的?

明楼:抗日是第一目的,情报不过是一种即时的信息,而信息是可以共享的。同时掌控并制约几股力量,可以更加有效的达成一个目的。


344.长久的隐瞒,迎来了拆穿

曼丽:你还有什么身份瞒着我,还有什么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明楼:其实……

明台给了明楼一个眼神。

明楼话锋一转:我还是你们的大哥。我确实还有事情瞒着你,不过现在,我必须抓紧时间先向你们布置任务。

曼丽:以哪种身份?

明楼:军统的任务已经布置完了,你说呢?

曼丽:晓得了。

明楼:你们两个将以被策反的军统特务的身份,加入到我党的地下工作。但是你们会继续保持与军统的联系,这个身份只有我一个人掌握。你们要长期潜伏,并且保持静默,执行一项重大任务。

明台:什么重大任务?

明楼:以军统特务的身份,与潜伏在我党中的军统特务取得联系,摸清他们的底细,等待清除命令。

明台:懂了。

曼丽:军统要我们打入共产党,共产党要我们清除军统,那么,我们两个究竟是什么,什么才是我们真正的立场?

明台:家国,人民。

明楼:其实,曼丽,我确实还有一件事情一直都在瞒着你。

明台:大哥!

明楼:事到如今,你们两个就要结伴离开上海,这件事情你确实也应该知道了。

明台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明楼:你的未婚夫,你在军校时的同学,你在军统中的搭档明台,他是我的下级。早在你们进入军校之前,甚至早在你去准备要去香港之前,他就已经是一名共产党员了。

曼丽:明台,是真的吗?

明台:我之所以没有同你一起去香港,是因为应聘到了一份工作。而我那份工作当中的直接领导,就是我的入党介绍人。

曼丽:如果你当初和我一起去了香港,如果我当初知道了死间计划的存在而不去香港,这一切的故事,或许会是另外一个样子。算了,我知道组织里的纪律,责怪你们对我的隐瞒,根本就毫无意义。

明台:我并非有意想瞒你,我和大哥,还有阿诚哥和大姐,我们深知这个世道的险恶。我们可以为了理想和自由去赴汤蹈火,却不希望你身赴险境。

曼丽:我懂。只不过以后,你不许再抛下我,不许再对我有任何的隐瞒。

明台:行,我答应你,绝对不会抛下你,在组织纪律允许的情况下,会向你坦白一切。


345.天凉了,让藤田芳政见鬼去吧

明楼:在你们离开上海之前,还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们。

明台:什么任务?

明楼:我得到确切情报,因为死间计划造成的巨大影响,两天后,藤田芳政将要乘火车前去南京述职。

明台:大哥是想让我们两个干掉他?

明楼:这种老特务,难道要留着他再回来祸害上海吗?

曼丽:可是干掉他之后,日本人还会派其他人来上海吧。

明楼:特高课中早就有人想取藤田而代之了。那个人野心很大,能力和手段却都不及藤田。

明台:所以大哥是想利用日本人内部的斗争,为抗日力量争取生存的空间。

明楼:没错。

明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又是一趟专列吧?

明楼:是藤田的专列,不过帮你们两个搞到两张车票,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明台:幸好我被关押期间没有日本人来陪审。

曼丽:这趟专列的目的地是南京吗?

明楼:这趟车上藤田会带两个班的护卫。你们可以选择炸毁专列,或者,你们想把车直接开到重庆,我也不反对。

明台:直接开到重庆还是算了吧,开着一辆日本专列去重庆,既不安全又太招摇。我比较关心的事,再出一次专列遇袭的事情,大哥你这特务委员会的副主任还干得下去吗?

明楼:特高课的一把手都不在了,你觉得还会有人顾得上找我的茬吗?


346.临别寒暄

明楼:没有在分别前喝到你们两个的喜酒,还真是有些遗憾。

明台:那就先攒着吧,等将来胜利了,再见面时慢慢补齐。

明楼: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你们两个都这么大了。当年收养回家的小妹妹,如今,却成了弟妹。

明台:Sister in law,也还是sister的。(弟妹也还是妹的)

曼丽:从明家小妹到明家弟妹,我也还是明家的人。

明台:我们走了以后,我父亲那里,还希望阿诚哥能多照顾一些。

阿诚:放心吧。

明楼:万事小心。你们在北平如果面临身份暴露的危机,不管面对的是军统还是中统的人,都可以跟他们提我。我在这些机构里都还算有些资历,也许,可以保你们一命。

明台:希望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

曼丽:希望还能有再见到大哥的一天。

明楼:希望这一家人还能够再有机会团圆。


347.三日后全上海报纸的头版头条上,都写着日军专列再次遭遇袭击的消息。

明楼:有毒蝎的消息了吗?

阿诚:还没有,约好了到达重庆之后会给这边发电报的。

明楼:这个家里又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从前总害怕在家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现在身份跟他们公开了,一个个的又都离开了。想起从前在国外的某一段日子,一家人,分散在欧洲的各个国家,倒是一直保持着通信,偶尔还会去对方那里看上一眼。

阿诚:巴黎于我而言,是最美好也是最伤感的一段记忆。

明楼:真羡慕大姐,可以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知道战争结束之后,我的人生又会是如何。

阿诚:战争结束后,军统会为我们正名吗,国民政府中还会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吗?

明楼: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阿诚:没什么,只是在考虑自己今后的去向。

明楼:也许不会吧,也许不追杀我们就已经算是好的了。

阿诚:我也有些羡慕家里那些杀死了自己姓名然后远走高飞的人。

明楼:我们就没有那样的好运气了,我们早已没有了名誉,我们的生命需要为我们的选择和信仰负责到底。

阿诚看了看表:大哥,该去上班了。

客厅里摆着明楼订婚时明家人拍下的全家福,明楼庄重地看了一眼,穿起大衣,离开家,走向自己的战场。


348.北平,两辆黄包车停在了东中胡同2号的门前。明台走下车来,有节奏地扣了扣门。

张月印:请问您找谁?

明台:这里是东中胡同2号吗?我找张月印先生。

张月印:我就是。

明台:我姓黎,这位是我太太,我们刚刚从上海过来。

张月印:我等你们很久了,请进。


349.后记一

1945年,从事金融工作的明台夫妇接到上级毒蛇的指令,赴香港协助各方处理战后的交接与过渡。

此后,明台和曼丽一直留在香港,明家对我党的秘密资助,也皆由他们夫妇接手负责。

明诚于抗战结束前夕,携妻子朱徽茵去了延安。此后投身于我党的情报工作。

明楼于抗战结束前夕以照顾未婚妻为由,辞去了一切职务。

抗战结束后,明楼未被列入汉奸处决的名单,但也未被国民政府再度任用。汪曼春从1940年一直昏迷到抗日战争结束也未醒来,却侥幸逃过了战后的清算。汪家的产业被国民政府全部没收,明楼专心打理明家在上海的产业,照顾昏迷不醒的汪曼春。


350.后记二

解放战争爆发后,明台夫妇负责打理民主党派在香港开设的长城公司的银行账户。该账户负责向我党和民主人士提供地下互动的经费。

1947年的夏日一天,汪曼春醒了过来。此时距汪曼春中枪昏迷已过去了七年,距抗战结束也已经过去了快两年。汪曼春虽然转醒,但由于脑部创伤的原因,依然无法开口说话,生活也依然不能自理。

1948年,国民政府的货币改革开展地如火如荼,身处上海的明楼被经济委员会聘请为的经济顾问。

8月,长城公司的账户上收到一笔数百万美元的汇款。汇款之人正是在明台离开北平后接任他在北平金融工作的崔中石同志。

1949年初,在货币改革全面崩盘之际,明楼辞去一切职务,带着未婚妻赴香港大学从教。


正文·完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