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廊州杂记(五)江湖

隔壁帮派有人在江左地界上要闹事,对方的帮主都亲自出动了,身为江左盟宗主的我,自然也得亲自前去交涉。

说是交涉,对于江湖人来说,更多的时候是动手不动口。只有动手能力上去了,对方忌惮你了,才能像个君子一样站在那里,说几句轻描淡写的话,平平静静地就把事情收场。

人在江湖,总少不了要经历些风浪。江湖中最不缺的,就是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弄潮儿。不过在江湖中待久了,发现江湖的法则还是要简单的多。在拳头说话的基础之上,江湖中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遵守默认规则的。仕途中人爱把江湖和庙堂放到一起来说,虽然江湖上一直流传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说法,但我的切身感觉却是,朝堂,是个比江湖还要身不由己的地方。江湖好歹还讲道义,朝堂,较起劲来,却是半点礼义廉耻都不讲。江湖的明枪易躲,朝堂的暗箭未待有所防备,便已将身家性命取走。

年少之时,也曾是靠武艺说话,靠军功擢升。武功尽失后刚刚接任江左盟的时候,面对一脸横肉的江湖客,也曾有过些许的心虚。好在出生帅府,那种不服输的高傲脾气,连装都不用去装。好在江湖中人大多都有一种基本的眼色,帮派对峙,越是不动声色之人,一般来说越是难以对付。

如今整个江湖都知道,梅长苏本人并不会丝毫的武功。不过整个江湖也都知道,梅长苏智计无双,身后高手如云。不会武功的梅长苏,比那些武艺高强的高手们,还要难对付的多。不知何时,江左梅郎已成为了一面旗帜,连我身后的人都可以兵不血刃,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今行走江湖,想要低调些少些麻烦,竟然连梅长苏这个假名都用不得了。假名的假名,在潜意识里,只是第二个名字的附属。苏哲是谁呢,一个姓苏的折梅客罢了。

也只有我偶然会去想想,梅长苏又是谁呢?名动江湖的江左梅郎,谁人又知他的真实身份。

解毒之后体质大变,性格比起从前也改变了不少。但我有时任然带着几分打趣地在想,若是有朝一日我的身份公开了,这个江湖中那些曾经被我压制过的人,心中又会做何感想?是会觉得自己输得不冤,还是会觉得,没能拿我的身份做文章把我干掉,实在是有些可惜。不知这偌大的江湖,有朝一日知晓了梅郎是谁之后,是会轻蔑一笑,还是报以一声叹息。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