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Doctor Who】时间领主的重生秘密

看完后莫名的有些想哭。小十说过重生就像是死过一场。另外,被撕成碎片的Clara,也可以这样解释了。然而她兜兜转转,在不同的时空里活着,却总还是绕不过Doctor。Run you clever boy,and remember…

你们帅气的鸢哥:

非官方,勿当真

——————————————


时间领主的重生,就是更换身体。

然而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它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更换身体。

每个时间领主在重生前的那一刻,会被他的族人从时间线中取出。他们会将他的记忆转移到新的身体里,然后再把他放回时间线,这样就完成了重生。

这一系列工作由Gallifrey一个绝密的机构完成,就连重生的时间领主自己都不会记得他们经历了这样的过程。

为所有的时间领主挑选身体的工作也由这个机构完成,他们会在全宇宙找寻合适的人选(往往都是将死之人),将他们从各自的时间线中取出,并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将自己的身体贡献出来,在死后成为一个时间领主。

得到许可后,他们会把贡献者的身体改造成时间领主,并清空他们的记忆,然后把这些身体分配给重生的时间领主。

而当这具身体再次因重生被换下来之后,它就会被放回身体原主人的时间线,完成这具身体原本的死亡。

所以每个时间领主的重生,都与宇宙中另一人的死亡是同步的。

他们不是躲避死亡,是从别处借来死亡。

……

John Frobisher听到了枪声,但子弹没有打穿他的头颅。

他睁开眼睛,看到子弹停在离他的太阳穴只有一毫米的地方,一动不动。

这时他注意到屋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道门,门内射出刺眼的光亮。

几个着装怪异的人从里面走出来,向他伸出手。

“你们是什么人?”他疑惑地问。

“我们是时间领主。”他们回答,“我们将时间停在了你临死前的一秒钟,以便和你说话。”

“你们要救我吗?”

“我们不是来救你的,你的死是时间定点,无法改变。”他们回答,“你一定会死,但你可以选择在死前做一件事。”

“什么事?”

“成为一个时间领主。”

Frobisher疑惑地看着他们。

“John Frobisher,你本不应该存在,你的出生是由于一场始于庞贝的意外所引发的时间线波动。到你这里,波动将会终止。”他们解释道,“由于我们中的一员拯救了一个本应死在庞贝的人,他的后代便延续到了你这里。由意外而起的波动必须由另一个意外来终止,我们等了几千年,而现在这个意外出现了。

“这个拯救了你的祖先的人即将终结他的生命,但我们决定给予他额外的机会——这便是那个意外。因此,由意外而出生的你最适合将身体提供给由意外而不死的他。如果你同意,你的身体将会被改造并注被入他的记忆,他会用你的身体继续存活一段时间。最后,当他再次重生并更换新的身体时,我们就会把你送回到这里,让这颗子弹继续打入你的太阳穴。”

他很平静地答应了。

……

维多利亚时代——

“我见过这张脸!它要告诉我什么?”

……

维京村落——

“我记起了这张脸!难道它是在告诉我……”

……

Gallifrey——

“我知道这张脸要告诉我什么了。”他想,“我想起了一些不属于我的记忆,它属于这张脸的主人——或者说,属于这个身体的主人。”他睁大了双眼,“原来重生是这么一回事!这说明……他们是可以改造人体,可以将死人复活的!”他眼中燃起激动的光芒,“Clara!!!”

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大将军用眼神告诉他:“不行,我们不能单纯地复活一个死人,除非她愿意清空自己的记忆,并将身体贡献给其它的时间领主。”

“我不管!只要她能活!”他的眼神急切地说,“给我那个东西!我来帮她清空记忆!”

又一个意外,他没能成功。

Gallifrey——

“你可真是太得寸进尺了,Oswald小姐。”

“没办法,我得到了一个TARDIS,怎么能忍住不绕个远路去玩玩呢?”她轻描淡写地说,“而且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好啦,送我回到渡鸦那里吧,我已经准备好直面死亡了。”

“当然,不过在那之前,你想不想做一件事?”

“什么事?”

“忘记Doctor并不能让你恢复你的脉搏,他也深知这一点,他当时骗了你。”他们解释道,“他不是想让你忘了他,而是想清空你全部的记忆,将你改造成一个时间领主,这是能让你活下来的唯一办法。”

“什么!?”

“所以,既然你总归要回到你临死前的时刻,你要不要先完成一下他原本的期望——让你再活一次,即便是以另一人的记忆和身份?”

她答应了。

于是他们清空了她的记忆,在时间线中找到了另一名即将重生的时间领主,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Gallifrey——

她刚刚重生没多久,不知道自己这张圆脸是哪来的。

但是重生之后她发觉自己非常想去一个地方,于是她听从了直觉的安排。

这里戒备森严,但她非常熟悉,因为这就是她工作的地方。于是她巧妙地潜入了。

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影,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但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看到他走向一扇门,打开了它,而她知道那是什么。

于是她走上前去阻止了他。

“抱歉,但你正要犯一个天大的错误。”她对他说,“别偷那台,偷这台。”



【完】

评论(4)

热度(75)

  1. Clara-墨水利维坦你们帅气的鸢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