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点梗】【伪装者XDoctor Who】后会有期

五百粉点梗,@咖喱星的拉面 点的doctor who和伪装者的交叉 。

有好几个人点伪装者现代AU,那个也会写,做了下架构发现可能有点长。目前长度不定,近期会写,但具体时间也不定。唯一可以剧透的是,点到的那几个CP都会写,然后阿诚哥因为不在那些CP之列,所以,以他的视角来写。


1.川沙古城,于曼丽割断绳子,掉到了城墙根下。

汪曼春带人迅速围了过去,准备开枪将她击毙。

突然间,空中传来一阵机器引擎的嘶鸣。

一座蓝色的盒子停在了于曼丽和76号特务们中间,子弹被齐齐挡住。

汪曼春惊奇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蓝盒子。明台趁机沿着绳子冒险溜下城墙,去接应曼丽。


2.蓝盒子里的人通过屏幕看着外面发生的事,心疼的老伙计被子弹打到。

“枪战、枪战、枪战,我最讨厌枪战。要知道,1996年在纽约,我就是那样死的。”博士抱怨道。

“你刚刚说,死?”Rory问道。

“我是说重生,时间领主欺骗死神的一种方法,虽然那种感觉和死也没什么两样。重生后,模样和性格都会发生很大的改变。”博士回答。

“我说,枪声停了,我们不应该出去看看吗?”Amy插话。

“看看还有没有人活着?”Rory说。

“Tardis不会无缘无故地停在一个地方。”

“希望别被拿枪指。”Rory说。

“希望能比1996年那次运气好些。”博士说。


3.博士打开Tardis的门,看到抱着明台抱着摔伤的曼丽。

明台听到声音,下意识的举起手枪。

“Mr.Pond,瞧你的乌鸦嘴。”Amy对着Rory抱怨。

“我们只是路过,没有恶意。我想你的朋友可能需要医生,恰好,I am a Doctor。”

“你是英国人?”明台问,“我听你的口音像是英国人。”

“算是吧。”博士回答。

“只要不是日本人和76号就行。”明台说。

“Tardis不是能自动翻译,为什么还能被听出口音?”Rory问,“还有,76号是什么?”

“大概对于能听懂的人,Tardis就不负责翻译了。至于76号,哦Rory,那可是个很长的故事。”博士回答。

汪曼春回过神,准备组织第二次攻击。明台和曼丽躲进Tardis,随着几声机器引擎发动的声音,蓝盒子再一次消失在夜空里。

“人呢?刚刚的那个大盒子呢?”汪曼春对着空气怒吼。

“不知道,刚刚还在这儿呢。”手下人回答。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4.Tardis内部。

“谢谢你们救了我们。”明台说,“不过,你的这个盒子……”

“里边比外边大是吗?每一个进来的人都这么说。”博士露出得意的微笑。

“怎么称呼?”

“这是Amy,那是Rory,至于我,叫我Doctor就好。”

“Doctor?doctor who?”明台问道。

“Just the doctor.”博士回答。

“像是一个代号。”

“也许吧。”

“你的朋友伤得很重,像是受到了重击。”Rory说。

“是摔伤。”明台说。

“博士,我们现在去哪儿?”Amy问。

博士看看明台。

“我怀疑我和同伴被人出卖了。我要去查探情况,但需要把她放到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没办法了,如果你的机器足够快的话,先去我家吧。”明台说。“顺便说一句,我叫明台,反正全上海有头有脸的人都认识我,瞒着也没有什么意义。我的朋友叫于曼丽。”


5.Tardis停在了明公馆明楼的书房里。明楼和阿诚惊奇地看着眼前凭空出现的蓝盒子,看着盒子门打开,看着明台抱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大哥?阿诚哥?这机器确实够快的。来不及解释了,阿诚哥,曼丽受了伤,就先交给你们照顾。我还得再出一趟门。”

明楼和阿诚愣在当场。

“对了,大姐在家吗?”明台问道。

听到大姐二字,明楼迅速回过神来。“大姐不在家。”

“我还有几个朋友,他们没吃晚饭,你们帮着招呼一下。我先走了。”

“等一下,先别急着走。出什么事情了,这个蓝盒子是怎么回事。现在宵禁了,你穿成这个样子出门,太招摇了。”

明台看看自己一身绿色的行动装,意识到自己太冒进了。

“大哥,我被人出卖了。”


6.中餐是个好东西。和英国菜比起来,中餐绝对是色香味俱全。尤其是在吃过那些只负责提供维生素和能量的外星营养品后,能吃到中国菜,简直堪称天堂。

“这么说,那个标注着警亭的蓝盒子,是台时间机器。”明楼听完博士的描述后,如此总结。

“准确的说,是时空机器。”博士补充说。

“说起来,我从前在旅行英国时,倒好像见过这样的警亭。”明楼想了想说。

“警用电话亭,在一个为期几十年的时间段里,在英国的大城市里遍地都是。”

“不过你这这个并不是真正的警用电话亭。”

“不是,但它同样具有电话亭的基本功能。”

“你们从未来而来?”明楼忍不住问道。

“我也同样去过过去。”博士如此回答。

“我想问问,这场战场的结局。”

“我不能剧透太多,我只能说,正义会取得胜利。”

明楼点了点头,“会持续很久吗?”

“现在是……”博士嗅了嗅周围的空气“1940,没错,是1940年。还需要几年,还需要新的团结,还需要一些震惊这个星球的事。哦,我说的太多了,谢谢你提供的晚餐。”


7.明楼、明台和阿诚到小祠堂中开会。

“你从川沙古城回来,正常情况下,需要费不少时间。我交待你一些时间,你晚些再去见毒蜂。关于今晚获救的事,不要对毒蜂提一个字。”明楼对明台如是说。

“明白。”明台回答。

“还有,于曼丽还活着的事,也不要告诉毒蜂。”明楼说。

“这又是为什么?”明台不解。

“如果你不想她继续去送命,就不要让毒蜂知道她还活着。”阿诚说。

“我们执行的任务,根本就是个陷阱,对吗?”明台似是想通了一些问题。

“对,为了某些更大的目标,这次计划中,有一些人,需要送命。”明楼说。

“但我可以活下来。当时的情况我很清楚,曼丽会死,但我会活下来。”

“对。”

“为什么?”

“因为你还有更大的用处。因为活着的人,要去经受更大的折磨。”明楼说。

明台沉默了。

“你怨我吗?怨我把你推入我和毒蜂的计划,怨我瞒着你,怨我让你陷入无间地狱般的折磨当中。”

“不会。我知道,我们都身不由己。若说怨,我只怨为什么牺牲的不是我,为什么要用我战友的命,去为我下一步的行动铺路。我只会怨这个时代,怨这世道,我只会去憎恨敌人,不会埋怨家人。”明台说。

“那你准备好,面对更大的危险了吗?”

明台点点头,挤出一个微笑。

明楼心中一阵心酸。


8.小祠堂里的会在明镜到家前开完了。

对于博士三人,明台向明镜介绍时,只说是自己在香港时的朋友,来上海英租界办事,顺便来拜访他。关于书房里的蓝色盒子,兄弟三人很有默契地都只字未提。

对于弟弟远道而来的朋友,明镜十分热情。Amy喜欢明镜的爽朗大气,也喜欢她身上那种身为长姐所特有的气质。博士在与明镜握手时,心中闪过了一丝不安。他并不认识她,也没有听过她的故事,但他感觉到了,她的未来。

不,只要还没有发生过,只要还没被见证,还没有成为时间定点,就还来得及改变。

博士在经过明楼身旁时,悄悄对他耳语:“无论何时,如果你不想自己后半生都在追悔中度过,千万别让你的姐姐替你面对你的敌人,替你承担你害怕面对的风险。”

明楼虽然不太明白,但也没有追问下去。他虽然对任何可能面对的生离死别都做过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对于这些可能性,在他还有能力去阻止的时候,他不想知道其中的细节。况且,保护长姐,他本来就责无旁贷。


9.明台在明镜入睡后,悄悄出门去见了王天风。

他告诉王天风曼丽牺牲掉了,把曼丽身上的胶卷交给了老师,并从老师那里得知,郭骑云也已经牺牲。

明台多希望,老师也是在骗他。但昨夜从大哥那里得知了死间计划的核心内容,他知道,老师已经下了必死的决心,郭骑云还活着的可能,基本是不存在。

明台装作对将要发生的事毫不知情,与老师互道珍重,转身离去。


10.第二天吃过早饭,在明镜出门之后,博士三人准备离开。

对于这样一个风起云涌、错综复杂的时代,博士知道,自己不能过多的干预。

但对于一个乱世之中拼凑起来的温馨家庭,博士心里,还是带着几分怜惜。

“我们不能停留太久,谢谢你们一家人对我们的款待。”博士说。

“我明白。从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些不符合你外表年龄的东西。我看到了战争留下的痕迹。”明楼说。

“战争总会过去。”博士说。

“如果你的蓝盒子真的能游走于时空,我想做个约定。20年后的今天,香港大学旁边的餐厅,如果我还活着,我希望我们能再见面。”


11.博士与Amy、Rory走入Tardis,明楼、明台、阿诚目视着蓝盒子闪烁,最后从书房里消失。

“博士,20年后的香港,你真的要去赴约吗?”Rory问。

“为什么不呢?”博士说。

“如果你们的约定是12年,那会很简单,把Tardis设到5分钟后就好。”Amy吐槽道。

“闭嘴Amy,我的Tardis是一台很精准的机器。”

1960年的香港,还未找到目的地餐厅,博士又巧遇River Song。

1960年的香港,Mings and Ponds,这场约定,大家都如约而至。

明家人两鬓已生华发,博士一行人,却还是从前的样子。甚至连衣服,都还是离别那天的穿着。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