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欢乐颂X伪装者】【小段子】关雎尔和她的阿诚舅舅(二十一)

111.这周六,明家香的新产品举行发布会。

周五晚饭后,一家人谈论起明天发布会的安排。

老关:我就不去了,我一向不参乎你们家企业的事情。替我向明堂问个好。

小关:那我也不去了,这周末作业挺多的。

明镜:老关!(忽然话音软了下来。)去吧去吧,你看你不去,关关也不想不去了。

小关:不关爸爸的事,我本来就不打算去,我没参加过这种活动,不太适应。

明楼:没参加过才要去热闹一下。像明台这种party animal,去不去才没有关系呢。

明台:你才是animal。

明镜:你明堂舅舅很想你去。阿诚也会去,你不去吗?

小关:他去不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话音越说越低,没有人看着,脸却微微有些发红。

 

112.周六一早,明家四姐弟吃过早饭,却还不见关雎尔下楼。

明镜:大概是这周上课太累了吧。从前在无锡时就是如此,一到周末就睡懒觉。阿诚,去叫小关下楼。

阿诚听话的去了。

明台:为什么不叫阿香去?

明楼:阿香叫不管用,阿诚一叫,小关保准就精神了。

房间外敲门声轻轻响起。

小关带着几分睡意:谁啊?

阿诚:是我,关关,大姐叫你下楼吃饭。

小关: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

阿诚:我们吃过了。

小关困困地回了句“嗯”。

阿诚:没睡醒啊?

回复还是“嗯”。

阿诚笑笑:那就再睡会吧,一会我们几个走了,家里就只剩你和你爸了。

小关:嗯……,啊?这就要走?

阿诚:是啊,早些出发,晚了路上会堵,大哥还要在发布会开始前和明堂哥谈些事情。

小关:你等等。

不一会,房门开了个角,只露出关雎尔的脑袋。

小关:阿诚舅舅再见。

说完就要关门,阿诚一把抓住房门:你打开门就为了和我说句再见?

阿诚一身黑色燕尾服,衬得人修长笔挺。

关雎尔一身睡裙,长发及腰。

小关羞得低下了头:一路顺风,早去早回。

阿诚:原来我还没有补觉重要。

小关:回笼觉不补就没了,你又不是不回来。


113.睡美人

 阿诚:如果我真不回来了,你怎么办?

小关:继续睡觉,等你回来。

阿诚:是哪个巫婆给我的公主施了这么恶毒的魔法?

小关:我可不想做睡美人,不想你一百年后才回来。

阿诚靠得越来越近:那我现在就吻醒你,叫你不再做漫长的等待。

关雎尔脸红得发烫,一瞬间睡意全无。

楼下传来明楼的声音:阿诚,该走了。

小关:你该走了。

阿诚:这可恶的巫师。

 小关轻轻亲吻了阿诚的脸颊:好了,快下楼吧,别让他们等急了。

趁着阿诚愣神,小关一把将门关上。


114.吃过早饭,老关邀小关一起下棋。

老关:学校里都还好吗?

小关:还好,这学期课多了,每天都很忙,但也很充实。室友性格各异,但还算是好相处。

老关:有参加学校里的什么社团吗?

小关:参加了文学社,本来还想报话剧社,可你和妈妈都不同意,就没参加。

老关:话剧社里男学生偏多,又总演爱情剧目,我们是怕你被男同学占便宜。

小关:这都什么年代了,思想还这么封建。

老关:我们要是封建,就不会同意阿诚去追求你。我们要是封建,阿诚就不是你舅舅,也受不了那么好的教育,他将只是你母亲家里一个女仆的儿子,或者是明公馆的又一个下人而已。

小关:明家对男孩的教育是挺新派,可对女孩,对我,一直都十分保守。

老关:关雎,有些事、有些教育无关保守或是开放,爸爸一直认为,无论男孩女孩,都应该坚持自己做人本分,在彼此交往时也都应该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

小关:道理我都明白。可从前,我连和异性的正常交往都是被禁止的。

老关:现在不是允许了吗。你要知道,女性想走向独立往往总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小关:我发现你和大舅一样,总有一堆歪理。不知道你敢不敢把刚刚那句话说给妈妈听?

老关:这些话听着不舒服,但都是我们这些过来人的经验之谈。你妈妈也是那样过来的,她一个女人,十七岁父母双亡,独自承担起家庭的重担,掌管家族企业,照顾年幼的弟弟。她一个人,能够走到今天,能够被这个社会尊重,其实很不容易。


115.社团新剧

小关:你大学时参加过话剧社团吗?

阿诚:没有,大姐不同意。

小关:妈妈说话剧社男生偏多,所以不同意我参加。可你是男孩,为何也不同意?

阿诚:怕我耽误学习,怕我学坏。

小关:话剧社的剧目不是名著改编就是学生自创,何来学坏一说呢?

阿诚:这个问题很复杂。西方的剧目,对中式传统的生活和思维方式,冲击还是很大的。

小关:下周学校话剧社有新剧目要上演,你要一起去看吗?

阿诚:什么主题?

小关:听说是延安流传过来的,同学们都很期待。安迪老师能拿到票,你如果想看,我可以帮你要一张票。

阿诚:新话剧的事你有跟姐夫说吗?

小关:没有,我想叫你一起看,自然不会同他讲。

阿诚:延安的剧目,你很想看吗?

小关点了点头。

阿诚:你没有跟同学说我在政府工作吧?

小关:没有。

阿诚:没有就好,我这种政府职员,在喜欢延安剧目的学生当中,可不是太受欢迎。帮我要张票吧,我陪你一起看剧。

小关:只是为了陪我?

阿诚: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评论(16)

热度(32)